7.23 聖婦庇濟

禮儀年曆中聖人聖婦庇濟(救世主會創辦人St.Bridget)
聖婦庇濟出身於瑞典望族,生於1303年,12歲喪母,由姨母撫養成人。7歲時,聖母顯現給她,賞賜她一頂花冠。10歲那一年,在堂裏聽神父講耶穌的苦


難道理,非常感動。第二晚見耶穌顯現於十字架上,對她說道:“我的女兒,你看我!”庇濟向耶穌道:“誰這樣磨難你?”耶穌道:“那些輕視我、不肯接受我的聖愛的人。”這次的顯現在庇濟的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終身沒有磨滅。從那時候起,救主的苦難成為她一生神修生活的動力。
庇濟嫁烏爾夫加馬孫為妻,婚後生活很愉快,曆28年之久,生有子女8人,男女各4,第4個女兒加大利納榮列聖品。

1335年,瑞典國王馬克諾二世召庇濟入宮,當皇后的侍女。宮裏的情形很複雜,國王生性暴戾,王后酷愛虛榮,庇濟全力設法感化他們,可是收效甚微。
庇濟的家庭遭遇了一連串的不幸,長女嫁給一個品行不端的貴族(別號“匪徒”)。1340年,庇濟的幼子夭折,庇濟很懊喪,到沃拉夫聖龕朝聖,回來的時候,勇氣恢復。她見宮廷的事務無法整頓,毅然辭職,和丈夫同往君波士達朝聖。朝聖回來,烏爾夫突患急病,領受終傅聖事。庇濟熱心祈禱,烏爾夫死裏逃生,恢復健康。夫婦二人發願獻身事主。1344年,烏爾夫在西斯德會修院逝世。
庇濟在故鄉住了四年,與世俗隔絕,過的是“懺悔”者的生活,終年穿苦農,腰束苦帶。她常常獲賜神視,不覺有些心慌,擔憂這一切現象是出於個人的幻覺?還是出自魔鬼的詭計?後來,她向一位有才學、神修經驗豐富的神父請示。神父詳細研究後,告訴她不必擔憂,這一切都是天主賜給她的神視。
庇濟將親身經歷的神視,隨時報告給亞佛斯道修院院長,院長將一切詳情都筆錄下來。
某日,吾主耶穌顯現給庇濟,命她到王宮去,警告國王,假如再執迷不俗,沉溺於罪惡中,天主將降災禍,懲罰他的惡行。國王聽了很害怕,連忙悔罪改過。
底濟在華德湖畔創設了華德諾修院,招收了60名修女,女修院附近,築了一座男修院,招收了13位司擇(為了紀念12位名徒和聖保祿宗徒)、6位六品副祭、數十位修士(總數共85人,代表13位宗徒,包括聖保祿宗徒在內——和耶穌的72位門徒)。這兩座修院的院規,由庇濟手訂。男女修院絕對隔離,不相來往。每天雖在同一聖堂望彌撒,修女的座位在高臺上,彼此看不見。庇濟的修院,基本上是女修院,男修院附屬于女修院,目的是為了供應修女的靈魂需要。但是現在救世主會只有女修院,不再附設男修院。修院收入,每年如有盈餘,全部捐助貧人。修院一切設備,簡單樸素,力戒奢移。修女們只有一樣東西,可以獲得無限制的供應,不受任何限制,這就是書籍。所以庇濟的修院,學術研究氣氛,非常濃厚,成了15世紀瑞典的文學中心。
那時候,教宗格肋孟六世住在亞味農,庇濟寫信給教宗,勸他回到羅馬去,庇濟也請教宗調停英法兩國的爭端。教宗派了一位禦使到法國國王斐利浦四世的宮廷,磋商和約,結果沒有成功。
瑞典國王馬克諾二世計畫對附近的異教民族發動戰爭,請庇濟代禱。庇濟知道,馬克諾發動戰爭,目的是為了劫掠鄰族的財富,拒絕這項請求,同時勸馬克諾打消發動戰爭的計畫。
那時候,庇濟已在瑞典宮廷,可是人民十分愛戴她,聽從她的訓言。庇濟常往各處旅行,堅固新奉教者的信德。她也常常發顯靈跡,治癒疾病,所以一般人更加尊重她的聖德。
1349年,庇濟啟程赴羅馬,參加 1350年的如比來翁典禮,人民揮淚道別。庇濟這一次離開瑞典,一直在羅馬居住,沒有再回到祖國。
庇濟在羅馬開展傳教工作,每天早晨五點鐘參與彌撒,每天行告解;一星期內,多次領聖體。庇濟的輝煌聖德,和當時羅馬道德敗壞的陰暗局面,信成明顯的對比。庇濟給羅馬人樹立聖德的榜樣,待人寬而律己嚴,全力為貧人和病人服務,她的仁愛精神博得羅馬人的欽佩。
除了從事慈善救濟工作以外,庇濟也努力傳揚標準的靈修生活,向羅馬若干修院院長,提出改革紀律意見。
庇濟在波倫諾的時候,她的第四女加大利納也到了波倫諾。庇濟就勸她住在義大利,不要再回瑞典去,母女二人合作從事靈修事業。
羅馬有兩座聖堂和聖婦庇濟有特別的關係;第一座聖堂是城外聖保祿大堂,堂裏有一尊雕刻精美的苦像,聖婦常常跪在這座苦像前祈禱。相傳有一次,這尊苦像曾對庇濟講話。另一座聖堂是聖方濟各堂。某日,庇濟在該堂祈禱,聖方濟各顯現給她,說道:“你到我的小室來吃飯。”庇濟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聖方濟各命她到亞西西去朝聖。她立刻動身,到亞西西和義大利各地朝聖。這一次朝聖旅行費了二年的時間,方才完成。
庇濟對當時的政治和宗教問題,發表了許多預言。舉例而言:聖婦預言教宗真福吳爾班五世和查理皇帝,不久將在羅馬握手言歡。果然,過了很短的時期,1368年那一年,教宗和皇帝真的在羅馬相敘,在和諧的氣氛中進行會談。庇濟也一再預言:羅馬人假如再執迷不悟,沉溺在罪惡中,將來必要受天主的懲罰。這種活,羅馬人聽了當然不高興,若干人就攻擊她。庇濟和加大利納母女二人常常債臺高築,家無隔宿之糧。有時候,連一點吃的東西也沒有,被迫向附近聖加辣會女修院求乞,以救燃眉之急。
庇濟獲得吾主耶穌的啟示,命她去見教宗烏爾巴諾五世,告訴他死期將至,同時請他批准救世主會的會規。教宗批准了會規,四月後,教宗駕崩。庇濟一連三次,寫信給新教宗額我略十一世,勸他速返羅馬。聖婦去世後第4年,額我略回到了羅馬。
1371年,庇濟帶了女兒聖女加大利納,和兩個兒子(查理和比奇)到巴勒斯坦朝聖。這次旅行,非常不愉快。在那不勒斯,兒子查理和若翰納王后相遇,一個是有婦之夫(查理的妻子住在瑞典),一個是有夫之婦(若翰納的丈夫住在西班牙),不料若翰納一見鍾情,一定要嫁給查理。查理對這段婚事,也很有意。庇濟非常悲傷,熱心祈求上主,打消這段違反聖教規律的婚事。事情果然解決了,可是解決的方式充滿悲性的氣氛,查理突患了急病,兩星期後,死在了母親的懷抱中。庇濟最鍾愛的子女,便是查理和加大利納二人。愛子夭折,慈母悲痛欲絕,含淚搭船,向聖地進發,在加法附近,船隻觸礁,幾乎葬身大海。到了聖地,庇濟又獲賜了多次神視,神樂融融。1372年秋,庇濟取道返國,在賽普勒斯上岸,警告國王和人民從速悔罪改過。眾人嗤之以鼻。庇濟到了那不勒斯,寫了一封警告信,請神父在講道壇宣讀,呼籲眾人悔罪。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一點沒有收穫。
1373年3月,庇濟回到羅馬。她得病已久,到了羅馬,病勢日見沉重,領了終傅聖事。7月23日安逝主懷,事壽71歲,遺體暫時埋葬在聖老楞佐堂。4個月後,以盛禮迎回華斯德諾修院,一路上經過譚馬西亞、奧地利、波蘭、但澤,所到之處受到教友的尊敬。 1391年,庇濟榮列聖品,瑞典奉為主保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