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歌

當黎明自水平探出頭兒,當萬傾金波開始在東方燃燒,你走到海旁石欄畔,聆聽宇宙的瞬息萬變。雲霞的變幻,浪濤的擊拍,羣鷗的追逐,堤岸老人和他的犬隻,空氣中散發着海洋和大地的呼吸氣息,跳躍於風影與帆影間。
風蕭蕭,山不語,甚至漁船也是孤獨的。同樣的一個旭日初昇,慈母在守候愛兒自彼岸歸家,甲板盛載了天涯遊子的思鄉愁絮;那龍鐘的水手不是講述過他驚濤駭浪的故事嗎?「我的生命就在這裏」。然而你知道,凡有過的東西都不會幻滅的,那絕非白髮或皺紋可以比擬,因為生命本身就是一個無比豐滿的寶藏。

天際翻出了魚肚的顏色,赤脚孩童早已跑到沙堆檢拾貝殼,每一顆貝殼都會開花的,詩人就曾經這樣說過,把金色的貝殼放進枕邊,然後,它便會長出無價的珍寶來。
漁船已經去得老遠,陽光橫跨遼遠的山峯,落在濃密的屋脊,落在寬闊的大道,落在海港的人羣──生活是一連串的再生和延續,即使以後是漫長的黑夜,但東方既白時,一切又重新開始。
也許你要問問,今夕落霞孤鶩,海面又遺留了多少撒網的痕跡!

0.0/5 rating (0 votes)

Leave a comment

You are commenting as g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