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四月
2014

「無家可歸的耶穌」引發身為基督徒的意義思辨

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以北一個小型大學城,「無家可歸的耶穌」最近引發了比一個月的主日講道還多的熱烈討論。

這尊真人大小的雕塑躺在聖公會聖奧爾本堂外的公園長椅上。這是加拿大雕塑家弟茂德.施馬爾茲(Timothy Schmalz)的創作,其唯一關於耶穌的宗教標識,是它刻劃一個被毯子覆蓋的人形,下方露出釘痕的雙腳。

這尊用螺釘固定在長椅上的空心銅雕塑,價值二萬二千美元,是一位教友為支持公共藝術而捐贈的禮物。

聖奧爾本堂主任大衛.巴克(David Buck)牧師說,用很小的代價就可讓人們思考身為基督徒代表甚麼,以及「無家可歸的耶穌」對於住在這裡二百七十幢別墅和獨立房子又意味著甚麼。

巴克很開心地親自接收或閱讀來自網上數以千計的回覆。他說:「你喜歡或討厭它,都會使你思考,它就是有如此的感染力!」

居於聖堂附近的若望.切瑟(John Chesser)在一個晴朗周日早上取信時,路過「無家可歸的耶穌」,他覺得「有點讓人不寒而慄。」

施馬爾茲這尊「無家可歸的耶穌」的複製品能在聖奧爾本堂外找到落腳處,是可以理解的。巴克說,這個有八百名教友的「自由、高貴的教堂」,鼓勵對同性戀者友善,並熱忱於藝術與科學。此聖公會堂會吸引了距離這裡一英里左右的戴維森學院的教職員及學生。

六十四歲的巴克原服務於夏洛特市外的美南浸信會堂,直到當地的浸信會開始接受不了巴克的喜好,使他轉投另一宗派。他表示自己做夢也未曾想過服務像聖奧爾本堂這樣的一個堂會。

「無家可歸的耶穌」的傳奇故事,已引發了遠超巴克所希望的效果。

由於教堂位於高尚社區,教友一致認為,這是擺放公共藝術品的最佳場所。

該雕塑於今年二月固定安裝在長椅上,旁邊的銅牌有一段熟悉的經文:「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5:40)。

北卡羅萊納州的《夏洛特觀察報》、《基督郵報》和《赫芬頓郵報》的新聞報道,幾乎緊隨而至。公眾的反應迅速呈現兩種態度。

巴克說,有人在雕塑旁貼了字條表明,這不是紀念耶穌的方式。《基督郵報》的一位讀者發出頗具諷刺的回應:「聖公會,嗯?令人震驚。」

鄰居切瑟稱之既「黑暗」又「可怕」,以致於從不會去思考像此雕塑是否屬於這個社區。另一鄰居傑里.道森(Jerry Dawson)則致函一個新聞網站說,雕塑不屬於這個社區。「我投訴的不是藝術的價值或雕塑後面隱藏的意義,而是有人驅車到我們美麗又相當高檔的社區,卻看到醜陋的無家可歸者睡在公園的長椅上。」

聖奧爾本廣場居民協會主席羅伯特.卡梅倫(Bob Cameron)說,他邀請道森在董事會議上提出他的顧慮。但卡梅倫和協會尚未就「無家可歸的耶穌」表明立場。

聖堂內外的支持者也表態。居於教堂附近的教友艾麗斯.米茨(Alice Mietz)說:「它讓我們更加意識到無家可歸的人士,不像我們這樣幸運地生活。」

當巴克坐在教堂外的長椅上為雕塑做介紹時,來自費吉尼亞州的彌額爾.謝弗(Mike Schaefer)將車停在雕塑前,從車裡跳出來,抓拍了雕塑。

他說:「身為基督徒,我們需要更多地瞭解身邊的無家可歸者。」

此雕塑於去年初也曾引發熱議,它先後遭著名的加拿大多倫多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和美國紐約聖博德主教座堂拒絕置放,儘管它們的主任司鐸起初甚感興趣。

雕塑最後找到安身之所,就是多倫多大學瑞吉斯學院入口。這所耶穌會神學院肯定「信仰與『履行正義』之間的固有聯繫,是依納爵生活方式的中心」。學院去年四月舉行關於露宿者問題的座談會,並為雕像舉行安放儀式。

去年十一月二十日,另一複製雕塑到了梵蒂岡,由教宗方濟各施行祝福。施馬爾茲向梵蒂岡檔案處捐贈雕塑,希望能在今年復活節安裝好,置於天使城堡通往聖伯祿廣場之間的路段上。

施馬爾茲表示,其願望是在歐美所有大城市以至全世界都有此雕塑。他稱它們是教宗方濟各關注邊緣人士的「視覺大使」,希望借此喚醒大眾關注社會上的邊緣人士。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