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5

【特稿】與中國的對話有進展嗎?

教廷與中國達成協議是否指日可待呢?在二零一五年初,中文及意大利文傳媒發表一連串的訪問、文章及評論後,關注中國的觀察家就提出這個問題。

當《梵蒂岡內部通訊》訪問一些鼓勵教廷就主教任命問題與中國達成協議的大陸主教後,這開始引起人們的興趣。這些訪問更引發不同的反應。

其後,梵蒂岡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於三月十一日回應記者有關中梵關係的提問時證實,「接觸仍在進行中」,並且「雙方都有對話的意願,對話有它的節奏和時間,而我們期望能夠帶來一些成果」。對於有忖測指協達即將達成,他低調地回應,「這裡沒有重要的新發展。」他強調:「雙方對話是取得進展的唯一途徑,去尋找一個共通點,嘗試互相瞭解,並對現存的問題找出解決方法。」他表示,他相信「教廷與中國之間的對話,對世界和平會有重大益處」。

早前,梵蒂岡新聞辦公室主任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就有關中梵關係的中文節目接受了(與北京有密切關係的)香港《鳯凰衛視》的訪問。他證實,教宗方濟各對中國及其人民有崇高的尊重,而他願意在北京或羅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被問到有關梵蒂岡與越南的關係,隆巴迪神父援引,這是如何透過對話積極發展關係的一個很好例子。他憶述越南高層領導人探望教宗,並指出教廷有一名非常駐代表,可以探訪當地的教堂及政權當局。

其後,《鳯凰衛視》於三月十一日播放了一個有四人參與的討論節目,當中引述了隆巴迪神父的一些言論,以及一則兩分鐘的新聞報道。令人驚訝的,是這場討論把相當注意力集中在越南委任主教的模式,作為中梵解決這方面問題的參考。在與越南的協議中,教廷向河內提出一名候選人的名字,越南是可以批准或反對的。如果它反對,教廷就提出另一個名字,直至雙方同意為止。不過,《鳯凰衛視》的討論提出一個相反的模式,就是由政府向教廷提出一名候選人的名字。這是明顯的不同。

與傳媒報道相反,隆巴迪神父向我表示,當與《鳯凰衛視》談及越南時,他沒有提及主教的任命,更不用說提議越南與教廷的協議作為對中國的一個可行模式;他也沒有用到模式這個字。他申明:「我不是在傳遞訊息。我無權談論任何特別涉及中梵關係的發展。」

教廷一個代表團於二零一四年六月到訪北京與中方代表會面,而回訪會議將會在羅馬舉行,但仍未同意在那一個日期會面。由於有多個問題尚待解決,各方都認識到,對話的核心是具爭議的主教任命問題,以及那一方有最終話事權。為天主教會來說,這是教宗的特權。

為今天在中國的教會,主教的提名是一個迫切的牧民問題。目前,中國天主教會約有一千零五十萬教友,分佈在一百卅八個教區(依梵蒂岡的計算)或九十七個教區(北京的數字)。(二零一四年的統計數字來自香港聖神研究中心。)

這些教區由五十九名政府認可(即所謂「公開」)主教,以及四十二名「地下」主教管理。他們許多已經非常年老。約四十個教區沒有主教牧守。

如果教廷與中國無法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這會有嚴重的後果。中國可能因此決定,在未得教宗同意之下獨自委任主教──約十或十五名、或更多。這會導致他們沒有合法地位。目前在「公開」教會團體有八名非法主教。梵蒂岡一名消息人士向我表示,如果這個數字一旦達到二十或更多,這會成為一個分裂的教會。

那對大陸教會來說將會是不幸的。但這對中國也不是好事;它會證明自己宣稱的尊重宗教自由是虛假的,並且負面地影響到其國際形象。因此,雙方都有共同的利益去達致一個互相接受、儘管不理想的協議。

來源:天亞社。

__________

撰文:吉拉.奧康奈爾(Gerard O’Connell),美國耶穌會《America》雜誌駐羅馬特派員。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