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四月
2016

【特稿】離婚再婚教友從教宗的新勸諭獲安慰

【天亞社.香港訊】方濟教宗各發表新宗座勸諭《愛的喜樂》,讓離婚再婚教友波波(化名)感到安慰,但表示教會多層而複雜的架構,並未帶給她希望,雖然教宗提出需分辨和關注不同個案,她再也不會尋求教會協助解決與前夫的婚姻問題。

波波向天亞社憶述,她於一九九六年離婚後聽從神父指示,尋求教區的家事法庭協助,作出事件敘述,以辦理與前夫婚姻無效的申請。家事法庭要她尋找證人作證,她當時知道事情不容易解釋,所以放棄了。

這位中年教友並未透露為何與前夫離婚,但直言其婚姻個案困擾了她近二十年,尤其是她經民事再婚後,現任丈夫準備領洗入教之際。

在波波的丈夫領洗前,慕道班導師及堂區主任司鐸要求他們到家事法庭重開檔案,並提醒她暫時不要領聖體。她這才知道教會的教理中明定,離婚再婚者在未解除上一段婚姻關係之前,是生活在罪過中,因而不能領聖體。

基於這次丈夫領洗的迫切性,波波請來家人、朋友、神父,甚至前夫來作證。然而,教會法庭聽取了很多證供後,仍表示未有足夠證據去取消婚配。

離婚再婚的問題在香港社會很普遍,教友也不例外。據政府統計數字,離婚數字由九一年每年近六千三百對,至二零一三年升到二萬二千餘對,在二十年間急升四倍。

香港教區法庭首席法官謝堅成神父對天亞社說,每年約有二百幾宗個案成功地申請可以進行再婚。

至於在新勸諭發表後會否多了教友重啟婚姻無效或解散婚姻等程序,他指出,教宗之前要求簡化離婚程序時,的確多了教友提出重啟訴訟,但教義沒有改變,因此對這些申請的審理準則與以往是一樣的。

他又認為,教友會否申請婚姻無效,要看他們是否熱心處理自己的個案,與勸諭和程序簡化無關,教會也是被動的。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傳道員預期,教會不會因勸諭的出台就寬鬆地處理申請個案,否則教友或誤會是在鼓勵離婚。

教宗方濟各四月八日發表的新勸諭《愛的喜樂》,多處提及離婚再婚教友的處境,提醒牧者要避免使離婚再婚者覺到「猶如受到了絕罰」。他指出,沒有單純的處方,只能鼓勵以負責的態度分辨個別案例,因為每種情況的責任程度均不相同。

教宗透過勸諭關心離婚再婚者,讓波波感到極大安慰,但她說,「這一切並未帶給我希望」,也不會再尋求教會處理與前夫的婚姻問題。

波波解釋:「教宗或許會有很多新思維與見解,但往往都需要教會去推廣及執行。天主教的架構多層與複雜,好比大機構甚至跨國企業。」波波表示自己在教會團體中工作,深切體會低層員工的渴求,是難以上達管理層。

她坦言:「那兩次的嘗試讓我覺得是在浪費自己、處理個案的神父及其他人的時間;這事件已纏繞了近二十年,我哪有這麼多精力與時間再周旋下去呢?」

波波認為自己是光明正大地與丈夫在民法上結合,在教會裡卻要背負「通姦」的罪名,「就因為我是天主教徒?」

有兩名子女的波波直言,這對她來說是一種傷害。若非自己是在天主教家庭長大,她可能就與其他信仰根基不夠強的再婚者一樣,或會因此而逐漸疏遠教會。

她又說,丈夫慕道加入天主教,卻落得如此下場。若早知道,他或許會追求其他信仰。她也不知如何向不知情的子女解釋,父母長期不領聖體的行為,是因為教會視他們犯了「通姦罪」。

波波坦言不明白「殺人犯誠心悔改,教會仍會接納他,為何對再婚者就偏偏拒人千里」。而且若教友有婚外情,同樣是犯了「通姦罪」,只要他辦告解表示後悔,卻又可繼續領聖體。

她表示,現在除非有足夠理據,否則她與前任只有其中一方離世,婚約才會取消。「難道我要咀咒前夫早日離世?或偶爾關心他是否仍健在?這可能會影響我跟丈夫的感情。」她認為教會「只講道理,卻顧不了實際」,令她感到無奈。

事實上,教會也清楚意識到現代家庭及婚姻的複雜性,並為此而分別於二零一四及一五年召開兩次世界主教會議,其中討論在牧靈上如何關顧離婚再婚者,而又同時維護教會的原則。

《天主教教理》強調婚姻是不能拆散的。第2382條指出,在已受洗者之間,「完成而既遂的婚姻,除死亡之外,任何人間權力,或因任何原因,皆不得拆散」。

此外,第2384條亦指出,「離婚是對自然道德律的嚴重侵害,是企圖摧毀夫婦自由同意、一起生活至死的合約……離婚而重新結婚,雖為民法所承認,但使婚姻關係的破裂更加嚴重:重婚的配偶因此而處於公開及連續通姦的狀態下。」

教宗方濟各在新勸諭中也強調,在基督徒團體內照顧離婚再婚者並不表示削弱婚姻的不可拆散性,而是在表達愛德。

來源:天亞社.

[網上圖片]。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