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四月
2015

媒體透露教宗接見法國大使人選,告知不接受其任命【更新】

據法國《鴨鳴報》報道,教宗方濟各會見了法國提名的駐教廷大使人選後,告訴這位同性戀者,梵蒂岡不會接受其任命。

這份諷刺名稱的報章指,在兩周前的會面中,據稱教宗抗拒接受這任命,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滿法國二零一三年五月推出的一條具爭議的同性婚姻法律。

教宗據稱也表示不欣賞法國的態度,明知這任命會引起教會對同性戀觀點的爭議,卻試圖向梵蒂岡施加壓力,提名五十五歲的羅蘭.斯提芬尼尼(Laurent Stefanini)。

梵蒂岡拒絕向《衛報》評論有關報導的真偽,或該次會面是否真有其事。

自從媒體報導首先指出,梵蒂岡因天主教徒斯提芬尼尼的性取向而拖延接受他的任命,教會不同意該任命的態度,在幾個星期以來已很明顯。

教廷拒絕正式接受斯提芬尼尼的國書,被視為間接迫使法國另覓大使,而避免在這議題發公開聲明。

根據外交權利,一個國家可以拒絕認可一名大使的要求,而無須給予任何解釋,甚至可以對認可大使的所有請求不予回應,而此舉可理解為對這委任的婉拒。

然而,法國媒體周三(四月廿二日)報道,教宗親自介入了這場外交風波。

教廷國務院一位消息人士告訴《天新社》,這次會面在四月十七日進行,歷時十五分鐘。

據報道,教宗在會面中指出反對法國的任命「並非針對個人」。

在他們的討論中,據稱教宗提出反對法國推出同性婚姻的法律,當時全國也有抗議。教宗亦據稱不欣賞法國政府的做法,指責他們試圖強迫他。

在十五日,斯提芬尼尼覲見教宗的前三天,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表明他堅持對這大使工作的第一人選。通常,一個國家如果在非正式會談後知道候選人或不會被教廷接納,就不會推薦該候選人。

為了得到教廷的外交批准,獲任命駐教廷的大使必須符合一定的條件,其行為也必須符合教會訓導,例如不能是離婚者和民事再婚者,又或是積極地以同性戀的方式生活的人。

斯提芬尼尼形容自己是同性戀者,並自稱虔誠天主教徒,定期參與彌撒。

在教廷外交部服務的消息人士向《天新社》透露,這應該充分理解到「為何梵蒂岡拖延委任的批准,但我們可以肯定這並非歧視他的性取向」。

自風波爆發以來,愛麗舍宮一直堅持「斯提芬尼尼是共和國及內閣的唯一候選人」。他的提名也得到巴黎總主教安德勒.溫格特─特魯瓦(Andre Vingt-Triois)樞機的支持。

對受歡迎的阿根廷籍教宗,這問題的爆發正值一個敏感時期。有人認為,教宗不給予機會讓一位未婚男同性戀者(意大利媒體重複指出這是個人生活的私隱) 以法國對梵蒂岡最高外交官員身分服務,似乎與教宗在位初期,被問及在梵蒂岡內出現的「同性戀遊說團體」後,其回應:「我能論斷誰?」有所矛盾。

教宗明確反對斯提芬尼尼的爭議,加上另一個潛藏緊張的問題,就是他一月份任命智利主教,成為被視為教內改革力量的教宗第一個嚴峻挑戰。

若望.巴羅斯(Juan Barros)本是智利的主教,但他獲調任智利南部奧索爾諾教區,而引起注視關於他被指控知道其神師的性侵罪行,該神父後來被梵蒂岡判定有孌童癖。巴羅斯否認這些指控。

在耶魯大學神學院研究禮儀的德勒撒.貝爾熱(Teresa Berger)教授說,這兩宗爭論觸及教宗已經「打開的一些窗」的教會治理問題:他宣稱對性侵神父「零容忍」,以及對同性戀者等社群更開放。

她告訴《衛報》:「教宗方濟各的教會決定總是準確地反映了他對許多以往強硬的立場有令人耳目一新的開放態度?或許不是。有些人會不會失望?或許會有。」

貝爾熱說,爭議會損害他作為改革者的聲譽,但只是對那些對教宗在教會的權力及在廿一世紀的權力有天真想法的人而言。

她以最近梵蒂岡突然結束對美國修女的調查一事作為佐證,指出仍有理由相信教宗方濟各是一個帶來改革的人。[他]很能治理棘手問題,達致他更深層次的承諾。所以我仍然抱有希望。

斯提芬尼尼被法國媒體形容為優秀的外交官。他是從法國頂尖的國家行政學院畢業。他很熟悉梵蒂岡,曾在零一和零五年間擔任法國大使館的第一參贊,並曾是外交部的顧問。他曾是中間偏右的薩科齊(Sarkozy)總統和社會主義的奧朗德總統的禮節司主管。

法國政府發言人斯提芬.福爾(Stephane Foll)向記者證實會議曾經進行,但反駁《鴨鳴報》的報道。「什麼都沒有改變:法國提出了人選,在經過對候選人資格的一般討論和審查後,目前我們還在等待梵蒂岡的答覆。」

保留批准並非前所未有的事。二零零七年,教廷並無接受若望.盧普.坤-德爾福熱(Jean Loup Khun-Delforge)作為法國駐教廷大使的任命。他也是公開的同性戀者,而且與其伴侶同居和支持公民結合。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