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六月
2015

教宗“為那些向難民關上了門的人和機構請求寬恕”

教宗“為那些向難民關上了門的人和機構請求寬恕”

梵蒂岡城(亞洲新聞)—邀請大家“為那些向難民關上了門的人和機構請求寬恕”;另一方面“本著開放精神接受明天將出版的圍繞‘共同家園’展開的通諭”。檔“呼籲人類承擔起天主交給的在造物工程中播種和保護花園的任務”。這是今天方濟各教宗在週三例行公開接見的最後向世界各國朝聖者表達的心聲。要理中,教宗強調了“牧人和全體基督徒以更加具體的信仰方式對待遭遇喪失親人痛苦的家庭”的必要性。

            談到難民問題,教宗特別提及未來幾天將舉行的聯合國世界難民日——“無數兄弟姐妹們,他們試圖逃離自己土地、在其它地方尋找一個可以不害怕地生活的家”。這就“要求國際社會協調一致地採取有效行動,防止各種強迫性移民的原因”。

            談到明天將發表的通諭,教宗表示檔是“在教會社會訓導的路線”指引下疾呼“共同的家園”、天主的創造物“正在遭到摧毀,所有人都會因此受到傷害,特別是窮人”。

            週三例行公開接見中,教宗講解了信仰的道理,即“天主之愛的工作比死亡要強大”,保護我們不要沉溺於“死亡的虛無主義觀點以及虛假的世界的安慰”。正如本篤十六世教宗指出的,“這樣,基督信仰的真理就不會面臨與神話傳說混淆的危險”,從而陷入迷信。

            教宗向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三萬多名世界各國朝聖者表示,“死亡是所有家庭都會遇到的,任何人都無法避免。這是生活的組成部分,一旦觸及到家庭情感時,死亡永遠也不能是自然的。對於父母而言,白髮人送黑髮人永遠是特別痛苦的,違背了賦予家庭意義的關係的根本性質。喪子之痛,形同時間停滯:開啟了一個吞蝕了過去和未來的深淵”。“是滿懷喜樂地交給我們使之誕生的生命所作出的承諾、禮物、愛的犧牲的迎頭痛擊。多少次,父母們抱著孩子的照片來參與彌撒,對我說‘他/她走了’。那目光是如此痛苦。死亡使我們痛苦;當是自己的孩子時,那種痛苦則徹骨銘心”。

            就像是“養一個喪失了父母的孤兒。有人問,‘爸爸呢?媽媽呢’?……整個問題讓孩子的心裡充滿了焦慮。孤身一人、在他內心深處因被拋棄而產生的空洞感,是如此令人揪心,因為他甚至不知道該怎樣定義突如其來的一切。‘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媽媽什麼時候回來’?怎麼回答?孩子因此而備受煎熬”。

            在上述情況下,“死亡就像是家庭生活中開啟的一個黑洞、我們不知道怎麼來解釋。有時,甚至把罪過推給天主。我理解你、你生天主的氣了,罵人了……。‘為什麼奪走了我的孩子?沒有天主、天主不存在!為什麼這樣做’……”。

            但“身體的死亡有著比其更加糟糕的‘同謀’,那就是仇恨、嫉妒、傲慢、貪婪。會讓人變得更加痛苦、不公平”。因為“家庭情感,有時是伴隨人類歷史的死亡這種勢力無法逃避的受害者”。“讓我們想一想因為仇恨和人類對同類的冷漠造成死亡已經變成了‘正常現象’,這是多麼荒謬。求上主讓我們擺脫這種習以為常吧”。

            按照信仰的觀點,“死亡永遠也不能掌握最終的勝利”。多少次,“遭遇失去親人痛苦的家庭找到了恪守信仰與愛的力量,將我們所愛的人結合在了一起。從這時起,就阻撓了死亡去奪取一切。死亡的黑暗要用巨大愛的工作去抵制”。“在復活上主——祂從不拋棄任何一名天父交給祂照顧的人——之光的照耀下,我們才能摘掉死亡‘蟄人’的觸角,正如保祿宗徒說的;我們可以阻撓它毒害生活、讓我們的感情變空虛、使我們陷入更加黑暗的深淵”。在信仰內“我們可以彼此安慰,直到上主戰勝了死亡。我們的親人並沒有在黑暗中消失:望德向我們保證他們在天主那美善和有力的手中”。“如果我們讓信仰支持我們,悲痛的經歷可以在家庭內產生更加密切的聯繫;再次向其它家庭的痛苦;再次向在希望內不斷誕生、重生的家庭展示友愛”。

            “不應剝奪哭泣的權利,我們應該為失去親人哭泣”!耶穌“也哭泣過”,為了一個祂深愛的家庭喪失親人痛苦。“我們應該從許多家庭作出的簡單但卻強有力的見證中汲取力量,她們懂得在極其艱難的死亡過渡中,有被釘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上主用從死者中復活做出的堅定承諾的安全過渡”。“天主之愛的工作比死亡要強大,那愛,恰恰是那愛,才是我們應該努力配合的,我們用信仰努力配合!讓我們牢記耶穌的行動:‘耶穌把他還給了他的母親’。祂也會這樣對待我們的所有親人、當我們再次相會時我們將在一起、當死亡在我們內被徹底戰勝時。它被耶穌十字架戰勝了,耶穌會把我們還給家人”。
來源:亞洲新聞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