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三月
2015

教宗下一站龐貝,玫瑰聖母贏得撒旦教司祭的傳奇城市

方濟各教宗將於三月廿一日前往龐貝古城。這裡曾有一位前撒旦教司祭,但現在他走在成聖的路上,而且他造就了對聖母敬禮的奇蹟,成為這個城市奇談。

真福巴特羅.龍果(Bartolo Longo)被視為現代龐貝的建造者,這座現代的城市是他奉命建造玫瑰聖母聖殿之後,於一八九一年所建的。

此聖殿是玫瑰聖母奇蹟聖像的所在地,聖像是龍果的告解神師阿爾貝托.萊頓特(Alberto Radente)於一八七五年贈予他的。

龍果原本出生於一個虔誠的羅馬天主教家庭,然而,十九世紀六十年代,他在那不勒斯攻讀法律時拋棄了他的信仰。那是民族主義運動為意大利統一而奮鬥的時代,當時天主教遭民族主義者反對,教宗更被視為他們的敵人。

除了政治問題,教會也反對日益流行的神秘學,而那不勒斯當時的情況非常嚴重。

龍果自身捲入了撒旦的狂熱崇拜中,最後宣稱被祝聖為撒旦教的司祭。

然而,經過幾年焦慮和憂愁的掙扎,甚至有過自殺的念頭,龍果遇一位來自他家鄉的大學教授勸他放棄撒旦教,並介紹他給其日後的告解神師萊頓特神父認識。

在萊頓特神父的指導下,龍果開始以《玫瑰經》祈禱,並回歸到天主教。

他發展了一個偉大的玫瑰經敬禮,並在一八七一年成為道明第三會成員,藉著推廣瑪利亞敬禮,尤其是《玫瑰經》,致力恢復龐貝人的信仰。

懸掛在龐貝聖殿的玫瑰聖母像,是十七世紀盧卡.佐丹奴(Luca Giordano)派別的作品。它所描繪的聖母是懷抱耶穌聖嬰坐在寶座上,小耶穌伸手將玫瑰念珠交給站在聖母腳前的聖道明和聖加大利肋。

原來已陳舊磨破的畫作是屬於那不勒斯玫瑰女修院的,而當時以那個年代常用的運送糞肥二輪運貨馬車送去給龍果。在他接受萊頓特神父贈予的玫瑰聖母像幾個月後,奇蹟便出現了。

第一個奇蹟發生在龍果為重置聖母像籌集資金後,公開敬禮這聖像的同一天,十二歲的克羅麗達.盧卡雷利(Clorinda Lucarelli)被醫生診斷為不可救治,最後從癲癇發作中完全恢復過來。

教宗保祿六世後來在聖伯多祿大殿為此聖像加冕,並在二零一二年由梵蒂岡博物館修復。

今年二月廿八日,龐貝的總主教湯瑪斯.卡普托(Tommaso Capuro)告訴《天新社》,龍果「造就了一個推廣敬禮童貞聖母的龐大工作,邀請信眾向她祈禱,使得她能廣施她的仁慈。」

他又說:「實在也是這樣。這是來自全球信徒捐獻者眾多奉獻,並因領受了恩賜而感恩的標記。」

一九二六年,龍果在龐貝去世,並於一九八零年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佈為真福。他被視為「玫瑰經宗徒」。他最後的遺言說:「我唯一渴望的是看到拯救我的瑪利亞,是她將我從撒旦的魔爪中救出來的。」

方濟各教宗訪問此聖殿,將標記著第三次有教宗停留在此地祈禱。第一位是一九七九年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其後是二零零八年教宗本篤十六世。

方濟各在他三月份出訪那不勒斯之前,到龐貝著名的聖母朝聖地。總主教認為此舉,展示了教宗對瑪利亞的敬禮,並使其旅程札根於祈禱。

這看似要成為一個獨特的朝聖之旅,從這座瑪利亞之城將穿過祈禱的大門。

他說:「這條引向瑪利亞的道路,為每位教宗來說,是一個富饒肥沃的土地」,這為方濟各更是如此。「方濟各教宗在外訪前,沒有不先向聖母託付他的行程的。」

把宗徒和牧靈訪問交託給聖母,已成為了教宗的習慣。每次開始一段旅程,方濟各都會到他喜歡的羅馬堂區聖母大殿祈禱,當他回程梵蒂岡時,也是如此。

在三月廿一日往那不勒斯之前,教宗將用大約半小時在龐貝的聖母朝聖地祈禱。而他在那不勒斯將會接見病人、青年、囚犯、司鐸和教區的修道人。

卡普托總主教說,迎接方濟各教宗來到他所在的城市,是「一個大喜樂」,尤其是因為教宗來自阿根廷,當地對敬禮龐貝聖母「非常熱切」。

總主教指出: 「我們都知道方濟各教宗個人對瑪利亞的虔敬,在他當選的第一時刻已顯露出來。」

他說,教宗的強項之一是他對誦唸《玫瑰經》的熱愛,並指出教宗如何經常提到「這祈禱總是伴隨著我的生命,這也是簡單的祈禱、聖徒的祈禱和我心靈的祈禱」。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