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七月
2015

教宗向拉美土著致歉,使菲律賓部族人士尋得希望

【天亞社.馬尼拉訊】正當菲律賓報道方濟各教宗為天主教會在原住民土著遷徙中所扮演的角色致歉之際,哈爾洛.馬納諾(Kharlo Manano)向菲律賓人權委員會遞交受持續軍事行動威脅的部落學校名單。

哥打巴托省米德薩亞普鎮,馬諾布語部落青年羅蘭.達林(Roland Dalin)談及其夢想是學習法律,並「把正義帶到部落以保護它」。

達林希望教宗的信息可以使他恢復學業,他所就讀的非傳統部落學校薩倫邦根社區學習中心被下令關閉。

他還希望廣受歡迎的教宗可以幫助原住民,免得因保護自己的土地、對抗大發展商而遭殺戮。

教宗的道歉

方濟各教宗談到玻利維亞當地農民和工人時說:「我謙卑地請求寬恕,不僅為教會自己的冒犯,亦為當年所謂的美國征服對土著所犯下的罪行。」

教友反響促進中心的秘書長納爾迪.薩比諾(Nardy Sabino)說,教宗號召信徒同心協力,他的邀請可能會讓菲國宗教團體為處於困境的農村地區起到新的作用。

教宗在演講中,亦紀念「千千萬萬名神父曾用十字架的能力強烈反對過刀劍的邏輯」,歐洲曾用刀劍征服過包括菲律賓在內的世界大部分地區。

教宗說:「那地方滿是罪惡。但我們從未致歉,因而現在我請求寬恕。但在滔天罪惡的地方,人們亦會因保護土著而獲享豐盛的恩寵。」

菲律賓的教訓

薩比諾讚賞方濟各教宗為教會過失所顯的謙卑,及其呼籲尊重土地與勞動的「神聖權力」。

對達林、馬納諾和薩比諾來說,菲律賓人必須迅速採取行動,停止讓盧馬(Lumad)與其他原居民流血的事件。

達林所在的省,一些學校已得到許可;作為新人民軍支持者的士兵仍駐留在他們的社區,還到學校威脅、辱駡師生。

達林哀嘆道,現在回家太危險。「我們手拿的是筆,而不是槍。他們說我們從學校畢業後,就會成為叛軍。但我們只是想接受教育。」

以豐富自然資源著稱的棉蘭老島上,因其偏遠社區遭到攻擊,逾五千名部落孩子被迫停學。

莎林拉哈關注兒童聯盟的秘書長馬納諾表示,教宗的號召注重社會弱勢群體的「神聖權利」,這對菲律賓處於困境中的部落人民來說正合時宜。

人權組織希望菲律賓有影響力的天主教主教們響應教宗的號召,並派出代表實地調查部落土地。

爭取收回承諾的土地

許多部落的孩子亦因為槍戰失去雙親。

據「菲律賓鄉村傳教士」的記錄,去年十月至今年六月,棉蘭老島北部有廿三名原住民領袖遇害。

過去五年中在其他地方,有十名原住民領袖因反對在棉蘭老島上、橫跨南哥打巴托省及南達沃省邊界的坦帕坎礦山工程計劃而遇害。

農民和農耕者仍在為土地抗爭,具里程碑意義的土地改革計劃曾承諾過這些土地,現在已過有效期。大公司大肆掘礦及掠奪農村其他自然資源,原住民正努力奪回。

環保組織卡莉卡山的全國協調員克孟萊.包蒂斯塔(Clemente Bautista)表示,在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執政期間,四十八名環境活躍人士中有逾三十名遇害。

這比起前總統阿羅約(Arroyo)執政期間,環保主義者的死亡人數更高。

據卡莉卡山數據顯示,除棉蘭老省外,呂宋北部的原住民亦被殺害。大部分謀殺者都與採礦和伐木有關。

合法活動家和武裝遊擊隊

孩子們並不是因死亡而失去父母,而是因為鬥爭。

卡拉潘坦人權組織指出,士兵往往不區分合法的社會活躍人士和武裝游擊隊。

在展開引人注目的維權運動中,部落領袖如南蘇里高的赫納斯克.恩里克斯(Genasque Enriquez)和幾十名其他領袖曾被指控背叛軍事行動的罪行。

恩里克斯家族好幾代人遭到牽連。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他因其家人被殺害和遭受酷刑而參加抗議活動,反對在部落土地上的採礦作業。

多疑的政府情報人員通過不斷地批評和製造陰影,迫使恩里克斯丟下他妻子和十二歲的兒子阿帕德(Apad)。

去年十一月,阿帕德和表妹參加全國行旅到馬尼拉,表演憤怒的詩歌,並以成熟而流利的英語和他加祿語接受訪問。

但阿帕德在非傳統學校學習的老師安娜貝拉.坎波斯(Annabelle Campos)表示,他父親的抗爭,及為避免在戰火中被逮捕而定期疏散,為此付出了高昂的情感代價。

阿帕德努力為父親變得勇敢。他說:「我寧願他逃走而不是死亡。下次不是被捕,而是一顆子彈。」

坎波斯談及她的年輕學生時表示,衝突只會加劇他們地區的貧困和資源掠奪。

她還表示,直到國家的權勢政客和富豪及他們的外國盟友,學懂尊重菲律賓原住民的人權後,呼籲和平才會有意義。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