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四月
2016

教廷駐台灣代辦升任總主教並調駐土耳其任大使

【天亞社.台北訊】在台灣服務近八年的教廷駐華代辦陸思道(Paul Russell)蒙席調升任教廷駐土耳其大使,由去年十月已來台的參事高德隆(Sladan Cosic)蒙席代理。

陸蒙席結束自二零零八年六月來台上任近八年的服務,預定四月十日離開台灣前往羅馬,以便與教廷商討他升任總主教祝聖典禮事宜。

台灣地區主教團和台灣全國傳協會於三月三十日,在台北總教區為陸蒙席舉辦了「祝賀及歡送候任總主教陸思道」餐會。三位中華民國駐教廷前任大使王豫元、杜築(築,下方無木)生和戴瑞明也有出席參加餐宴。

去年十月退休的王豫元返台後,他的職務已由李世明大使接替。

在歡送會裡,陸蒙席向在座百多位神長和信徒表達離開台灣前的三項「遺憾」:一是他未能完成教宗要求他提高台灣人權,廢除死刑的使命,並協助減少台灣日愈增多的社會罪案,和替在台灣的外勞取得一周有一天假日以便參加宗教活動。

他說,其次是未撰寫完他的主日講道集,目前只有四旬期主日講道的中文版;三是他沒有學會中文和說華語。

這位美籍候任總主教透露,他期望在六月三日在波士頓市舉行祝聖典禮,除了他是該教區神父,這天也是耶穌聖心節和他的母親生日,更是曾任教廷駐土耳其大使十年的已故教宗聖若望廿三世的離世歸天紀念日。

陸代辦特別在致詞時詳細講解「教宗使節的主要任務」,除定期向教廷報告當地教會實況,必須維護主教行使合法權力的前提下,以行動與建議協助主教。

他續說,教廷大使還要在當地行政首長前,與主教們協力維護有關教會及教宗使命,以及推動民族間的和平、進步與合作事務。

陸蒙席強調,教廷外交官更換是很平常的事,在台灣的歷屆教廷臨時代辦裡,有的只有數月,通常是三、四年,如他長達近八年是少有的。

主教團主席洪山川總主致詞時,除祝賀陸蒙席「雙喜臨門」,也幽默地說,主教們要擢升為總主教不容易,但是教廷外交官升任總主教是必然的,只有「遲早」的差別而己。

這位台北總教區牧首又稱讚陸蒙席促成台灣和梵蒂岡首次簽訂教育合作協定,使聖博敏神學院學位獲得宗座承認,也是中國大陸神職人員進修的高等學府,達到台灣作為梵蒂岡與中國大陸間的「橋樑教會」使命。

他指出,陸蒙席另一成果就是促成教廷與台灣故宮博物院的合作,目前正在展出多位教宗使用聖物的教廷文物特展──「天國的寶藏」。這是梵蒂岡首次在國外展出,選擇台灣是非常難得的。

但洪總主教卻困惑於陸蒙席臨走前給他一項艱難重任,就是台灣大、中、小學使用的教科書裡,不少是違犯天主教信仰和教理,如同性戀、墮胎等性開放問題,希望台灣當局注意並改進。

陳科神父對天亞社說,陸蒙席「可以說是一位教廷為台灣教會『量身訂做』的大使。因為陸代辦關心台灣社會,也融入了地方教會」。

陸思道蒙席於二零零八年來台時,陳神父剛來主教團秘書處上任不久。他憶述第一次與陸蒙席見面,就是在一個公開推動聖召的活動,陳神父替陸蒙席擔任現場翻譯。

陳神父說:「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充滿活力,願意關心地方教會的教廷大使。此後,在別的大型活動也有機會替他現場同步翻譯,覺得他對台灣地方教會及人民的認識越來越有深度,而在最近公開發言的內容,例如『天國的寶藏』開幕禮及教宗方濟各就職三周年感恩彌撒,儘管是英文,更是觸動人心。」

陳神父又談到每次主教團開常年大會,這位教廷代辦都會被邀請向主教們致詞,「從陸代辦的致詞中,可見他是一位謙虛盡職的聖職人員,喜愛靈修、閱讀和寫作,常常給主教們分享教宗勸勉主教弟兄的訓誨,回答主教們的問題,解除疑惑,並致力協助主教團在地方教會落實教廷不同部門及委員會的決策或計劃。」

然而,台北外交界人士對陸代辦留下最深刻印象,卻是他去年騎單車環島為台灣祈福的行動。他於去年底花了十四天騎了一千一百五十五公里,途中還遭逢海燕颱風來襲,在狂風暴雨中艱苦前行。

此外,陸代辦登玉山也是另一個頗具難度的挑戰。他於二零一零年創下教廷駐華使節裡首位登上玉山頂峰祈福的紀錄。這位「運動型外交人員」還成功地完成「一零一登高大賽」,走完二千零四十六級階梯。

陸思道蒙席先後在梵蒂岡、埃塞俄比亞、土耳其、瑞士、尼日利亞等國服務,台北的外交界人士認為,這次奉命調回土耳其應是駕輕就熟,何況,他來華不到三個月期間,就到中國回教協會拜訪,肯定增加宗教交流的重要。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