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三月
2014

數千教友送別上海范忠良主教,未能現身的馬主教提詞追悼


【香港訊】來自「公開」和「地下」教會團體的六十一位神父和約五千教友,今天(三月廿二日)出席「為上海教區耶穌會士若瑟范忠良司牧祈禱會」,送別這位上海教區正權主教。

整個追思祈禱會由早上十時開始,歷時四個半小時,當中約兩小時的追思彌撒以拉丁文和中文舉行。

一直被限制自由的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未有出席。禮儀由上海教區「地下」教會團體負責人朱育德神父主祭,共祭神父中,約四十人來自其他十五個教區。約百名年青教友協助維持秩序和保安,以在上海工作的溫州教友為主。

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范主教上周日(三月十六日)離去後的翌日,上海教區公開團體的神父已被通知不能參加所有的追思彌撒和今天的祈禱會,但最後也有部分人參加了。而今天有少部分上海公開團體的神父被擋在外,不能進場。

他表示,在過去一周,「當局派出更多人手嚴密監視馬主教。我們派人過去通知他的時候,他眼有淚光,想了一會兒親自提詞悼念」,今天更托人送了提有這副挽聯的花圈到現場。

馬主教於今天傍晚也在微博發出悼念訊息:「請看,這是一位大司祭,悅樂了上主,故此被提升天,成為後世悔改的模範。他被共認是齊全正義的人,而在天主義怒時,成為人類的繼承人。天主誓許:要在他民族中光榮他。因為他忠信謙和,天主就從眾人中揀選了他,祝聖了他,為向自己奉獻馨香,並為自己的百姓,獻贖罪的犧牲(參德44:16-45:20)。」

一位負責禮儀的教友對天亞社說,事前已經跟當局「商討」了,「一切以安全為主,他們要提供足夠的場地和時間給我們,還要有足夠的屏幕給在場外參加的教友觀看現場情況」。而當局也要求地下教會團體不能以「主教」名義稱呼范主教,在禮儀本和禮儀中只可以用「司牧」一詞,不過「我們在禮儀中還是稱呼范忠良為主教,當局也並未有阻止」。

在場參加的教友很多情緒激動痛哭,尤以老教友為甚。

其中一位教友阿勇對天亞社憶述,他在二零零六年從溫州到上海工作,認識范主教,「當時主教的身體和思路都很好。有一次我探望主教,和他一起頌唱拉丁文的《光榮頌》,主教聽後很開心,並表示看到年青人感到教會有希望」。

這位卅六歲青年續說,在過去一星期,大家努力爭取,感到有很多人,「以主教為楷模,勇敢為主作證」。他又說,范主教的力量很強大,他以身作則就是福傳。這次因著他的去世,「地上地下的神父、教友走在一起參與禮儀,讓我感覺到上海教會有合一的希望」。

另一位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在儀式結束時,朱神父說,為了感謝上主恩典,使我們追思彌撒順利舉行,我們唱謝主曲,接著全場用拉丁文高唱《TE DEUM LAUDAMUS》,情緒達到高潮。」

追思儀式會場,除了教區和修女唱經班外,還有浙江慈溪堂區的銅管樂隊,高奏「CHRISTUS VINCIT,CHRISTUS REGNAT,CHRISTUS IMPERAT」和《偉大的教宗》,以及其他聖歌。

祈禱會上,主持又宣讀了一些教區、個別神職人員和修會送來的弔唁,包括萬民福音部秘書長韓大輝總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和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及耶穌會等的弔唁。

湯樞機的弔唁寫著,痛惜范主教安息主懷,「深感慈母教會痛失一位忠誠服務的傑出牧者。他一生信賴天主,服務教會和社群達七十多年。願他在天主懷抱永享福樂!」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