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14

方濟各教宗聖地朝聖之旅:祈禱的"政治"

方濟各教宗聖地朝聖之旅:祈禱的

教宗邀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政客到梵蒂岡進行和平對話,標誌著聖地之行的第一大"成功"。巴以領導人梵蒂岡會晤可能在六月舉行,同時也將是"祈禱"的聚會。教宗堅信祈禱的力量:為剷除圍牆、加速正義的到來、使兩個安全和友好國家的"夢想"成真。用祈禱和自我奉獻實現的基督徒的合一給世界帶來希望。為此,此行的核心並非是政治性的,而是方濟各教宗和巴爾多祿茂一世宗主教的擁抱

(羅馬)-方濟各教宗從聖地返回羅馬了。但他在聖地的種種舉動和形象已經化作種子,將在未來結出碩果。

       教宗邀請以色列總統西蒙•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民族當局領導人阿巴斯到梵蒂岡他的"家裡"展開和平對話、為巴以和平祈禱,更堪稱是此次朝聖之旅的擎天柱。事實上,以色列總統和巴勒斯坦民族當局領導人都立即接受了教宗的邀請,已經構成此行的成功之一。

       政治專家們可能會對此說三道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祈禱?過去那麼多的祈禱之後?克林頓、布希和奧巴馬等那麼多比方濟各教宗要權勢大得多的政客們主張的政治對話失敗後?雙方每天的敵對行動不斷加劇之際;當以色列在東耶路撒冷非法佔領區不斷擴建非法定居點、巴勒斯坦沒有任何人願意公開表示保障以色列安全之際,究竟是基於什麼理由才能希望恢復對話?

       教宗強調了兩個國家的理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國不應僅僅是夢想,應該成為現實。但許多人在問,如果和平的希望淪為不可能的幻想、只限於滿足在地區戰爭全面爆發前的短暫停戰或臨時停火。

       總之,祈禱的"政治"價值似乎微乎其微。

而教宗親切撫摸兩大圍牆--聖殿西牆即哭牆和將伯利恒與耶路撒冷強行割裂的恥辱牆--並祈禱的兩個形象,深深地鐫刻在人們的心靈和頭腦裡。教宗先是走進然後默默地撫摸,將《天主經》經文塞進牆縫,伯利恒也同樣。兩個動作中的教宗都在期待默西亞的來臨,唯一能夠帶來和平的默西亞。

同時,那只推動的手希望能夠快些來臨。祈禱的"政治"價值就在於此:給天主留下空間、真正參與到所要求的中來。由此,要求他們成為第一個標誌的人,這正在實現的呼求首先從心裡開始了。

教宗邀請兩位總統到他"家裡"的力量也恰恰在此:把自己的家奉獻出來意味著把自己奉獻給他們,自己的時間、生活從而推動對方也能這樣做。這一切是對迄今為止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政治"對話的評價,嘴上說一套、背地裡做一套,令相互喪失了信任,直至陷入今天的僵局。

教宗的祈禱--也是教宗在多次講話中重申的--是和平是可能的,但要各方完全參與。只有這樣,這種僵局才能打破:承認穆斯林、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的天主將會到來、將會加速祂的來臨。

這項工作中,基督徒的合一是至關重要的。這次朝聖之旅的中心是方濟各教宗和巴爾多祿茂一世宗主教的擁抱、東西方教會的擁抱。這裡也有許多彼此相互設置的"圍牆",首先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圍牆。有人可能會說,伯多祿和安德勒的繼承人在聖墓的相遇是許多政治舉動中的精神插曲。事實上,第一堵牆和第二堵牆,即死亡都是在聖墓坍塌的。正如巴爾多祿茂一世指出的,愛可以驅趕一切恐懼、彼此相愛的基督徒成為"整個世界的榜樣"。他的話回應了教宗的話:"不要讓我們的希望的根基被盜走!不要讓世界缺失復活的喜樂宣講"。

來源:亞洲新聞
by Bernardo Cervellera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