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三月
2014

湯漢樞機:中國推崇了利瑪竇,現在輪到教會了

香港教區湯漢樞機對教廷最終展開列品程序,以尊崇利瑪竇(Matteo Ricci)神父感到高興。著名耶穌會士利瑪竇於一六一零年在北京逝世,並葬於當地,墓碑至今仍存於北京。湯樞機期望,一如中國在十多年前以它的方式尊崇利瑪竇,教宗方濟各也同樣以教會的方式對他表示尊崇,在不久的未來將他列入聖品。

他指出:「中國已經在北京的千禧紀念碑上表示對他的尊崇。」這座長型紀念壁畫繪畫了中國五千年歷史中,對文化發展有重要貢獻的人物,利瑪竇是畫中的兩名外國人之一〔另一位馬可.波羅(Marco Polo)〕。利氏讓中國認識到西方,被形容為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驅者。

湯樞機早前到訪羅馬出席擢陞新樞機的御前會議期間,接受《梵蒂岡內幕網》通訊員吉拉.奧康奈爾(Gerry O’Connell)專訪表示:「中國已經對他表示尊崇,而現在這可能是教宗同樣對他表示尊崇的時候,就是把他冊封為聖人。」

湯樞機指的是,利瑪竇列品案在其出生地意大利馬切拉塔教區層面的審核程序,已於去年五月總結,檔案其後提交到羅馬的冊封聖人部。目前,他的列品案正在審核當中,以決定是否將他列為真福,而最終成為聖人。

這位香港主教認為,由天主教會歷史上首名耶穌會士出任的教宗來冊封利瑪竇為聖人,「尤其適合」。他指出:「我們的新教宗是耶穌會士,而他確實對中國感興趣。他的助手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也同樣如此愛中國。在最近一次訪問中,他更提起了利瑪竇。」在過去十年間,帕羅林有好幾年一直是教廷對中國事務的負責人,而雙方似乎接近達成協議。

湯樞機表示:「我也對利瑪竇高度敬仰。我喜歡他的著作,尤其是《交友論》,是我多年前首次閱讀到他的著作。在這篇論文中,可以見到他如何表達西方對交友的觀念、基督徒對交友的觀念和中國對交友的觀念。他把這三個原素共冶一爐。」

他記起,利氏把西塞羅(Cicero)對交友的觀念包括在文章裡,並對這名拉丁文作家兼哲學家的交友觀作出解釋:「交友不是為了個人利益,也並非自我為本,而且也需要協助其他人變得更好,並最終對社會整體作出貢獻。」

樞機表示,利氏在這篇著名論文中,也採用從《聖經》找到的交友觀念。更確切而言,他首先引用《舊約.撒慕爾紀上》(第十九至二十章),當中談及約納堂與達味的友誼。他也引用《新約.若望福音》(第十五章)中,耶穌將友誼與愛聯繫一起的觀念。他在文中指出,「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你們如果實行我所命令你們的,你們就是我的朋友。」

湯樞機表示,利瑪竇也曾寫到中國人的交友觀念。他指出,這名意大利籍傳教士進入中國時,他與地方官員建立友誼,而他們要求他交流西方國家如何理解和維持人之間的友誼。利氏解釋中國人的交友觀,是不以自我為本位或注重物質(例如飲食方面)的友誼;他認為中國人這種理解接近約納堂與達味的友誼,且包括一些元素,如知道如何幫助他人,以及修德行善。

他又提到,在二千五百年前,孔子教導人在社會生活的三個重要方面,強調齊家、治國、平天下,這與利氏的思想有很大的共通點。

他指出,利氏與中國人及官員的對話備受尊崇,而其著作更是獲得高度敬仰。將利氏的觀念引用到我們的時代,是不錯的做法。他認為,在教宗方濟各之下,這有可能發生,因為他「與利氏有很多共通地方:他也是耶穌會士,與利氏都對中國及其人民有同樣的愛。」再者,「他也對貧窮的人有極大的愛」。

湯漢相信,教宗方濟各一如利瑪竇,「能夠向中國人展示友誼」,並相信「他的想法及友誼會同樣受到中國政府的欣賞和歡迎」。他接著特別提到教宗就任近一年的情況,「在這期間,中國的傳媒對他都有正面的報道」,這是相當值得注意的!

據此,湯樞機總結說:「我們希望中國與教廷的對話在日後能夠得以恢復,並能為雙方帶來積極的結果。」

在湯樞機接受奧康奈爾訪問之時,教宗方濟各還未接受意大利《晚郵報》的訪問,披露他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選後,曾致函給他,並收到了回信。在該訪問中,教宗說:「我們和中國之間有些聯繫。我十分關愛這個偉大的民族。」

奧康奈爾則認為,教宗寫給國家主席的信,表明了他實在追隨利瑪竇的足跡。此外,習近平的回信,以及中國傳媒在過去一年對教宗的「正面報道」,顯示中國當局對此表示欣賞。至於後事如何,就讓大家拭目以待。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