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二月
2014

甘斯魏總主教談本篤十六世安祥度過辭職周年

甘斯魏總主教談本篤十六世安祥度過辭職周年

(梵蒂岡訊)“我以祈禱引退,卻永遠同你們在一起。讓我們一起與上主同行。”一年前的2月14日,本篤十六世用這句話同他羅馬教區的本堂神父們辭別,他於3天前宣佈辭去伯多祿牧職。一年後,梵蒂岡電臺訪問了榮休教宗的私人秘書兼教宗府總管格奧爾格•甘斯魏總主教,首先請他談談本篤教宗如何度過宣佈辭職的第一個周年。

答:今年的2月11日同往年一樣:早晨以彌撒作為開端,然後念日課、用早餐,繼續一天的日程。顯然,在這一天也談及2013年的2月11日,那是歷史性的一天,為所有經歷過這事件的人難以忘懷。他想到,也談到這件事,但在2014年2月11日這一天他沒有絲毫改變。

問:本篤教宗安詳地度過他的紀念日……
答:他安詳地度過這一天,他在去年2月11日之後,立即表露出這種安詳。

問:那項宣佈辭職的劃時代舉動已經過去一年。您如何描述本篤教宗的這一特別時期?
答:解讀的鑰匙就在本篤教宗宣佈辭職的講話中:理由就是他自己說的那些,不存在其它原因。誰若尋找其它原因,那就是炒作話題:其它理由與這無關。本篤教宗辭職的理由是,他不再有體力,為領導好基督的教會,需要一位元有精力的教宗。這個理由,包括我在內也許只有少數人立刻明白。我相信今年會有更多的人知道這是勇敢、具革命性、謙遜的舉動,在未來肯定會結出果實。

問:正如本篤十六世自己所說,他度“隱居”的生活,但並不孤獨。榮休教宗度日的方式哪些令您印象最深?
答:隆巴爾迪神父說得好:本篤教宗度隱秘、適度的生活,但他並不孤獨,因為適度和隱秘常同孤獨相混淆,這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我們知道,本篤教宗住在教會之母隱修院,他與人接觸,有自己的生活節奏:有來訪者,有信件往來,也有許多與外界的接觸……但他願意過這種生活,以這種方式為教會和他的繼任人祈禱,這令他感到自在。

問:一年前,許多人都為未曾有過的兩位教宗的共處擔心。我們卻看到,這兩位上主的僕人之間的關係很自然:他們說彼此互通消息,儼然如兄弟……
答:的確如此。我想許多人都有過這想法或疑問:榮休教宗與在位教宗同住在一個空間,能行嗎?但凡瞭解本篤教宗的人都不懷疑,他不會介入他的繼任人的治理工作。事實正如此。但有一件事實在美好,教宗方濟各在當選後立即設法與他的前任接觸,那首次接觸是美好友誼的開端,日復一日地在成長。

問:許多人仍願意再次會晤本篤教宗,希望能同他談話。我們也知道許多人寫信給本篤教宗。您願意向這些信友說什麼,本篤教宗又如何接納這麼多人的愛戴?
答:這為本篤教宗是巨大的慰藉,令他滿心喜悅,他也感激那些愛他和愛上主的人。在此我也請大家諒解,顯然本篤教宗無法接受所有提出與他見面的請求,因為太多了。信件不僅來自義大利,也來自全世界。為這關懷的標記、愛和情誼的標記,本篤教宗非常、非常感激。

文本源自梵蒂岡廣播電臺網頁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