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十一月
2013

美竊聽門披露後,記者回顧教廷內的間諜活動

意大利時事周刊《全景》(Panorama)上周報道梵蒂岡的通訊也疑受美國竊聽門影響後,有教會新聞工作者指出,對梵蒂岡進行竊聽不是新聞,並細數冷戰時代東歐共產國家在梵蒂岡的間諜活動。

卡羅爾.格拉茨(Carol Glatz)在《天美社博客》說,但很難想像今天針對其他國家的竊聽行動,竟可媲美冷戰時期瘋狂的間諜活動。當時,共產黨控制的東歐和民主的西方國家陷入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

她說,當波蘭裔的卡羅爾.沃伊蒂瓦(Karol Wojtyla)樞機於一九七八年當選成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時,梵蒂岡的確因被視為反共棋局中一個關鍵參與者,而受到日益加劇的監視。

她指出,明顯地,身兼神職人員的特工滲透進梵蒂岡高層,而捷克的間諜據說曾在時任教廷國務卿奧斯定.卡薩羅利(Agostino Casaroli)樞機的私人工作間的一尊聖母像內,安裝了收音器,以進行竊聽。

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樞機在當選教宗前的三十年間,亦是東德共產黨秘密警察「斯塔西」監視的目標。

斯塔西的活動詳細資料由德國《星期日圖片報》於二零零五年披露。

根據一名特工指出,這位教廷信理部長「對天主教會內反共態度的增加有一定影響,在南美洲尤甚」。多名特工又提到,教宗若望保祿曾要求拉辛格樞機在「團結運動」於一九八零年出現後,為「波蘭的反革命工作」提供協助。

格拉茨表示,該些檔案顯示,一名在梵蒂岡工作的特工,就七八年選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樞密會議提供「準確的細節」。

該份德國報章指出,這名秘密警察保存了當時的拉辛格樞機的大量檔案紀錄,並形容他為「梵蒂岡內最堅決反對共產主義的人」。一些間諜亦指出他「在對話的初時顯得害羞」,但他也擁有「懾人的魅力」。

格拉茨又寫道,蘇維埃集團內的各國政府試圖要他們東歐的神學生在羅馬學習時,對梵蒂岡進行間諜活動。

已故耶穌會士羅拔.格雷厄姆(Robert Graham)神父曾於九三年對《天美社》說:「可憐的蘇維埃相信秘密消息多於公開的資訊,但那是一種錯覺。」

這位歷史學家和資深的梵蒂岡觀察家在當年的報道中說:「他們運用十分複雜繁瑣的方法,獲得可以在報章上找到的資料。」他這番話後來收錄在麻省福爾里弗教區周報《錨》的第十二頁。

此外,格拉茨又說,一位長期報導梵蒂岡新聞的記者表示,六零年代就曾有兩名匈牙利特工直接前往找他,而不閱讀他整理和編輯好的新聞報道。他說,他為他們編造的驚人故事,都是在他們每年聖誕節送給他極差的伏特加酒後才額外撰寫的。

對此,有讀者弗雷德里克.巴里(Frederick Bailey)認為,因為俄羅斯人曾做這些事,並不是我們現政府做相同的事的藉口。另一讀者則說:「如果竊聽令他們安心,就讓他們去做吧。他們能發現甚麼?下周的講道?」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