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七月
2015

美聯邦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天主教徒反應不一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上周五(六月廿六日)作出歷史性決定,使得同性婚姻在全國五十個州份合法,天主教會的反應迅速,從主教譴責稱該決定「極其不道德、不公正」和「悲慘的錯誤」,到有支持同性婚姻的天主教徒高興慶祝。

總部設在芝加哥由教友運作的政治倡導組織《CatholicVote》,負責人布賴恩.伯奇(Brian Burch)表示,對婚姻的鬥爭沒有因今天的裁決而結束。他說:「教會將繼續成為這次辯論的中心,並且繼續是有關婚姻的真理的主要倡導者之一。九名大法官在一個美國的法院不能決定一個有二千年歷史的制度如何進行。」

他說,該決定是一個「司法命令」,且對建議人類的行為,性行為是有限制的任何制度或任何人一種「象徵性」的文化襲擊。他預計,「教會在今後的歲月將會成為頭號敵人。我不期待LGBT人士(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及變性人的簡稱)會停止出現在天主教會大門前」。

他說:「另一方會尊重那些相信男女婚姻的美國人嗎?我懷疑不。教會將要反思如何在這場完全缺乏尊重和願意妥協的行動中捍衛這些真理。」

但同志天主教徒亞瑟.菲茨莫里斯(Arthur Fitzmaurice)談到堂區需要接受LGBT,並擔心裁決可能帶來反彈。他說:「我擔心教會高層肯定會發出敵對言論。我希望有勇敢的牧者和主教會說出實話,那就是同性伴侶也會忠實地生活。我希望一些神職人員會支持那些調和他們的信仰與性行為的同性伴侶。」

卡亞.奧克斯(Kaya Oakes)研究青年成人如何與信仰互動,她說:「教會的領導人如果發出捍衛性的、尖銳的回應,有疏遠至少兩代信徒的風險。」

她說,在同性關係越來越被接受,並經由媒體呈現給他們的一個年代,五十歲以下的天主教徒已適應了,認為那是相當正常的事情。當他們聽到從宗教領袖來的相反信息,將導致兩者疏遠。

她說,在堂區層面,有些牧者擅長在這個問題上與青年成人接觸,但體制上,教會的信息一直被認為是「排斥、不容忍和偏見。因此,即使只是語氣上的變化也是朝著正確方向的一步」。

教宗方濟各的顧問之一、波士頓教區若望.奧馬利(Sean O’Malley)樞機對法院的判決感到難過。 他說,這片土地上每位公民,無論其性取向,他們的個人和公民生活都值得尊重,這是肯定的。「但把同性婚姻供奉在我們的憲法治理制度上會有危險,隨著時間推移,就會完全反映出來。」

紐約聖克利安堂區副本堂彌額爾.達菲(Michael Duffy)神父預期日常工作沒有多大改變。「作為教會,我們面對的現實是有些基督身體的成員不同意教會對人類關於性的教誨和婚姻的神聖性。我們需要找一種方法去實踐,在分歧中保持共融。」

不過,他疑惑可以授予民事結婚證書的牧者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會否改變。他說,實情是,對於婚姻是甚麼,政府和教會之間有根本的分歧。神父應簽署結婚證書,或者民事和婚姻聖事之間應該有區別?這是主教們和倫理神學家要面對的問題。

在原本禁止同性婚姻的十四個州份,當地的主教迅速回應。辛辛那提總教區在聲明中對有關決定感嘆道:「每個民族都有限制誰人、在什麼情況下,可以結婚的法律。這是因為立法者一直明白,婚姻不僅是為了兩個當事人互相滿足而出現,而是為了社會的福祉。」該州至少有一個縣已開始向同性伴侶發放結婚許可證。

在國家層面,美國主教團主席若瑟.庫爾茨(Joseph Kurtz)總主教在聲明中,將墮胎和同性婚姻相提並論,「正如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在過去四十年沒有解決墮胎問題,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也沒有解決今天的婚姻問題。兩案都沒有植根於真理,因此,它們都註定失敗。

民意調查顯示,多數美國天主教徒支持同性婚姻,這使他們與他們的主教相左。舊金山一所天主教學校的教師伊什.魯伊斯(Ish Ruiz)指出了那距離,並表示主教們周五的消極反應帶來問題。他說:「教會教導說聖神透過人們說話,而不僅僅是教會高層,所以這些評論讓我懷疑教會高層有沒有觸及人民,觸及信眾的感覺。」

他懷疑教會領袖會否「挑戰自己」去聆聽那些對婚姻有不同意見的人,問問他們,「嗨,也許我們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也許這議題比我們一直教導的還涉及更多。」

在他的決定中,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駁斥那些認為推動同性婚姻者不尊重婚姻的想法。他們的要求是,他們尊重它,他們如此深刻的尊重它,所以設法為自己實現它。但這位天主教徒還寫道:宗教,和那些堅守教義的人,可以真誠的信念,通過神聖的戒律,繼續盡力倡導同性婚姻是不應該縱容的。

全國保守的宗教學校一直禁止同性關係,從約會到同居於已婚學生公寓都禁止,他們擔心他們很快將被迫做出痛苦的選擇,就是校方可能要放棄他們禁行的政策,否則國稅局會借鑑於一九八三年最高法院的裁定,指其違反「國家基本公共政策」而撤銷其免稅待遇。當年的裁決撤銷那些禁止跨族群關係的學校免稅待遇。

作出裁決的其中一位大法官安多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在他的反對意見中,批評法院缺乏宗教的多樣性。

他說:九名大法官有四人是紐約市本地人。八人在美國東岸或西岸長大,只有一個是來自兩地之間的廣闊地帶。沒有一個是西南部人甚或,說句實話,真正的西部人(加州不算)。沒有一個是基督教福音派(由四分之一美國人組成的團體),或甚至任何基督教派。(斯卡利亞和五名同袍是天主教徒,其餘三位是猶太人。)

隨著同性婚姻在五十個州份宣布合憲,一些最高法院法官擔心在未來幾年宗教自由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他的反對意見中,首席大法官若望.羅伯茨(John Roberts)寫道,例如,今天的決定,對宗教自由產生嚴重的問題。許多良善的人基於信仰反對同性婚姻,他們行使宗教的自由──不像大眾所想像的權利──實際上是憲法所規定的。

他接著強調關於宗教自由的「難題」,包括宗教機構的住房和收養政策。「毫無疑問,這些和類似的問題將很快被帶到法院這裡來。不幸的是,有信仰的人沒法可像今天的大眾那樣得到安慰的對待」。

在他的決定中,法官安多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寫道,那些因宗教信仰而反對同性婚姻者,仍然可以享受憲法的權利倡導反對意見。

「第一修正案確保宗教組織和個人,在尋求教導對他們的生活和信仰是如此充實和中心的原則,並尋求受深刻啟迪繼續他們一直崇敬的家庭結構時,可得到適當的保護。這對那些因其他原因而反對同性婚姻的人也是如此。」

來源:《Crux》,天亞社編譯。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