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四月
2014

聖若望二十三世生平

聖若望二十三世生平


(梵蒂岡訊)若望二十三世自幼欽慕教會生活,在學習和靈修培育方面出眾,牧靈工作豐富,外交經驗深厚,先知性地召開了梵二大公會議,並在全世界宣導和平,得到了全世界的崇敬和愛戴。教宗方濟各2014年4月27日為他和若望保祿二世主持了封聖大典。以下是聖若望二十三世的生平簡介:

若望二十三世1881年11月25日生於義大利貝加莫省的索托伊爾蒙泰(Sotto il Monte)。在瑪麗安娜•馬左拉(Marianna Mazzola)和喬瓦尼•巴蒂斯塔•龍卡利(Giovanni Battista Roncalli)十三個孩子中排行第四。出生當晚,他從本堂神父方濟各•雷布齊尼(Francesco Rebuzzini)手中領洗,取名安傑洛•若瑟(Angelo Giuseppe)。其祖父七位兄弟中最年長的沙維利奧•龍卡利(Zaverio Roncalli)作了他的代父。這是一位極其虔誠的長輩,未婚,承擔起對眾多孫輩宗教教育的任務。未來的若望二十三世教宗,對這位老長輩給予他的呵護和關心充滿感激之情。

他從小便欽慕教會生活,讀完小學後,便請當地神父為他補習義大利語和拉丁語,並在久負盛名切萊納(Celana)公學讀書,以準備教區修院的入學考試。1892年11月7日,他以三等成績考取了貝加莫修院。雖然因準備不足,起初學習非常吃力,但不久後他便在學習和靈修培育方面脫穎而出,以致他在未完成十四年培育之前,他的長上就為他行了剪髮禮。1900年7月他以優異成績完成神學二年級,翌年一月,被送往羅馬阿波利奈爾(Apollinare)修院學習,因為那裡有多項為貝加莫聖職人員提供的獎學金。雖然從1901年11月30日起他在貝加莫服兵役一年,暫停了學業,但是他在修院的培育依然卓有成效。

1904年7月13日,他以22歲半的年紀便獲得了神學博士學位。在長上極高的評價下,1904年8月10日在羅馬聖山聖母堂(S. Maria al Monte Santo)晉鐸;第二天下午,他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首祭,並在彌撒中重申自己將完全為基督獻身,忠於教會。他在家鄉作了短暫停留後,于同年10月被派往羅馬修讀教會法,但是學業在1905年2月中斷,因為他被選為貝爾加莫新任主教賈科莫•拉迪尼•特德斯奇(Giacomo Radini Tedeschi)的秘書長。在這位極具權威、非常活躍的且舉辦眾多活動的主教身邊,他辛勤服務了大約十年之久,讓貝爾加莫教區成為義大利教會的一個典範。

除秘書長的職務外,他還擔任了許多其他職務。自1906年起,他在教區修院教授教會史、教父學和護教學;自1910年起,還教授基礎神學。除短暫的中斷外,這些職務一直持續到1914年。他對歷史的研究,使他在地方誌上頗有收穫,其出版物包括《聖卡洛使徒訪問貝加莫傳(1575年)》,這項長達數十年的工作,終於在當選教宗前完成。他也是教區期刊《教區生活》的主編,自1910年起,還擔任了天主教婦女聯盟的輔導司鐸。1914年拉迪尼主教的英年早逝,使他結束了這段特殊的牧靈經驗。雖然在此期間經歷了一些痛苦,例如被無辜指責反現代主義,但是未來的若望二十三世始終以著眼本質的態度,履行了一次又一次蒙召而擔任的職務。1915年義大利捲入戰爭,他義無反顧地投入戰爭三年之久,以中士頭銜、隨軍司鐸的身份照顧貝加莫醫院的傷兵。1918年七月,他慷慨接受照顧患肺結核士兵的任務,深知自己可能被傳染而面臨生命危險。

1920年12月,完全出乎意料地蒙教宗召選,擔任“義大利宗座傳信部”主席。那時,他剛剛在貝加莫開設了學生之家,專門為退休人員和學生提供服務,同時他還代理著教區修院靈修導師的工作。再三猶豫後,他最終決定接受任命,謹慎地展開了這項工作,小心處理傳信會與現存傳教組織的關係。為了完成聖座的項目,他長途跋涉海外,將支援傳教事業的各機構引入羅馬,並走訪義大利各教區籌款,解釋“義大利宗座傳信部”的工作目的。

1925年他被任命為保加利亞宗座視察員,開始為聖座外交部效命,一直持續到1952年。1925年3月19日他在羅馬被祝聖為主教後,便啟程保加利亞,其首要任務是滿足當地薄弱而混亂的教會團體的迫切需求。到任後不久,他的職務就變成為期10年的長期任務。在此期間,龍卡利為設立宗座代表奠定基礎,1931年被任命為第一任駐保加利亞宗座代表。經過重重困難後,他重組了當地教會團體,與政府和保加利亞王室建立了友好關係,儘管發生了伯里斯國王和薩伏伊公主締結東正教婚約的意外,他仍然與保加利亞東正教展開了最初的大公接觸。1934年11月27日,他被任命為與梵蒂岡尚未建交的土耳其和希臘的宗座代表。龍卡利在希臘的行動並未取得顯著成效,但是與土耳其政府的關係得到逐步改善,因為這位宗座代表對土耳其政府推行的世俗化政策,表示理解和配合。他憑藉機智和才幹,組織了幾次與君士坦丁堡宗主教的正式會晤,這是東西方教會分裂後的首次接觸。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的中立保守態度,使其有效地幫助猶太人,讓成千上萬猶太人免於屠殺,並為饑餓不堪的希臘人提供幫助。

在庇護十二世出乎意料的決定下,他被提升為重要的聖座駐巴黎大使,于1944年12月30日匆匆上任。等待他的是一個異常複雜的局勢。臨時政府要求罷免30位主教,控告他們與維希政府合作。新任大使以自己的平靜和才幹,將罷免主教的人數減少為3人。他的才華得到了巴黎外交界和政治界的讚賞,他還與法國政府一些高層建立了友好關係。他的外交活動通過訪問法國許多教區和阿爾及利亞,富有了明確的牧靈意義。

他以一貫的聽命的精神,欣然接受威尼斯宗主教的委任,於1953年3月5日上任。不久前,他剛剛在庇護十二世主持的最後一次樞密會議中被擢升為樞機。他的宗主教牧職可謂嘔心瀝血,履行了宗主教的主要職責,完成了牧靈訪問,主持了教務會議。他受到回顧威尼斯的宗教史的啟發,發起了一些新的牧靈創舉,例如宣導信友多讀聖經,重新認識威尼斯首任宗主教老楞佐•儒斯定(Lorenzo Giustiniani)的形象,於1956年隆重紀念了聖老楞佐•儒斯定。

1958年10月28日,龍卡利當選庇護十二世繼任者。77歲高齡的他,被許多人認為是過渡性的教宗。但是若望二十三世一上任,便展露了他閱歷深厚的人性與司鐸的特質。除了恢復教廷部門的正常運作之外,他為自己的牧職蓋上牧靈的印記,強調牧靈是主教的本性,也是羅馬主教的本性。他深信,直接關注教區是教宗牧職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他訪問教區、醫院和監獄,頻繁地與信徒接觸。此外,他召開羅馬教區主教會議,以確保教區機構正常運行,並重用教宗羅馬代理主教,使教區生活正常化。

若望二十三世的最大貢獻,無疑是召開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1959年4月25日,他在羅馬聖保祿大殿宣佈了這一消息。這是他的個人決定,在此之前,他諮詢了幾位親信和當時的聖座國務卿塔爾迪尼(Tardini)樞機。1962年10月11日,若望二十三世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開幕致詞中明確表示:梵二的宗旨是回歸原始:並不是定義新的真理,而是讓傳統的教義更適應現代社會。若望二十三世以更新整個教會生活的視角出發,勉勵大家以仁慈為先,與世界對話,而非譴責和對抗新觀點,重新意識到教會的使命擁抱所有人。若望二十三世邀請各基督教會參加這次普世性會議的開幕式,並邀請她們出席大公會議,從而踏上修和的道路。從第一階段的會議得知,若望二十三世想要一個真正協商的大公會議,他尊重大家經過發言和討論後的商議結果。

他因發表《慈母與導師》(Mater et Magistra)通諭、《和平與世》(Pacem in terris)通諭,以及在1962年秋古巴導彈危機時果斷介入,與1963年春季榮獲“巴爾贊”和平獎。全世界對他的崇敬和愛戴,在他生命最後幾個星期表現得淋漓盡致,全世界都在關注臨終的教宗,大家懷著沉痛的心情於1963年6月3日聖神降臨節隔天晚間,收到了他安息主懷的消息。

2000年9月3日,若望保祿二世教宗於西元二千年大禧年期間,在聖伯多祿廣場冊封若望二十三世為真福。

文本源自梵蒂岡廣播電臺網頁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