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九月
2014

陳日君樞機:我們佔中激怒了皇上?

香港(亞洲新聞)-昨日在報章上見到有一位山東父親,當街踢小女兒大腿又連環摑她三個耳光,因為她不聽話,開學日不肯入校門。

我們也吃了三個耳光(1.原裝的〔選〕推委會,2.以絕對多數,3.推出兩、三位候選人),那末我們不也應該像那小女孩〝雙手撫摸被摑後通紅的臉蛋,停止哭泣,狀甚可憐地咬著手指緊緊抱著爸爸的腰,跟著入校園〞?還有人以為摑三巴根本不算什麼,冒犯皇上是彌天大罪,叛徒該死在解放軍的機關槍下。那末如果我們跪地求恩,北京不是早已會把〝真普選〞賜給我們了嗎?其實,那年在天安門起義的青年們也曾跪在人民大會堂前,有用嗎?獨權專制的政府絕對不會明白民主;〝人民是主人〞。他們以為自己才是主人、才是皇帝。納粹黨、法西斯黨、共產黨都是一樣!在民主的國家里政府是僕人,當僕人不做該做的事,不務公益而謀私利時,人民不必沉聲吞氣講出自己的不滿,在極端不滿的情形下大聲疾呼也只是在絕望中的一個選擇。如果政權不是霸權,而執政者有父母心的話,在那粗大的聲音裡他們會聽到哭泣。我們是因為追求不到理性對話才走出來苦行,才不怕麻煩去〝公投〞,才在炎熱的七月一日下午在街上流了八個小時的汗。是威脅嗎?是哀求!但在哀求中恃有自尊。相比之下那些愛國簽名,愛國遊行是多麼醜陋、多麼可笑,只有法西斯國家才有這類行動。政府說不怕〝佔中〞,絕對有理。怕什麼? 〝佔中〞並不會為政府帶來太大的損失,〝佔中〞絕對在政府控制的範圍內。我們要害怕才真。其實一開始抗爭行動我們就會處於被動,因為那是愛與和平的行動。我們才有理由害怕或該付出超乎我們預計的代價。願有志參與〝佔中〞者,不要害怕自己的害怕,為香港人民,為全國同胞,毅然行上這不歸路!有一點是中共和他們的走狗不怕的,但也正是他們本該害怕的:傷我們的心。帝國主義的侵略能使我們受重大的損失,但同根生的中國人要我們永遠做奴隸,這才傷透我們的心。不願做奴才的香港人,除了抗爭我們有別的選擇嗎?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