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四月
2015

非洲主教稱耶穌顯現贈念珠,助驅逐伊斯蘭恐怖組織

尼日利亞的奧利弗.德姆(Oliver Dashe Doeme)主教與他的人民一起在前線,面對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當談到基督徒面對的邪惡時,他毫不諱言,稱之為「魔鬼的」。

這位邁杜古里教區主教,前一星期在西班牙一個宗教自由會議上說:「在二零零九年,我們見證了博科聖地(意指禁止西方教育)的出現,一個魔鬼般的邪教,它出現並禁止西方教育。」

但大家不該為此感到絕望。主教聲稱,耶穌基督顯現給他,給了他問題的答案:玫瑰念珠。

主教四月十八日告訴《天新社》:「去年底,我在小聖堂的聖體前……念著《玫瑰經》,然後天主突然出現。」他說,耶穌起初沒有說什麼,但把一把劍伸向他,而他就伸手去接。「當我接到那把劍,它就變成了念珠。」然後,耶穌就告訴他三次:「博科聖地離開了。」

德姆主教說:「我不需要任何先知去給我解釋。很明顯,我們以念珠,將能夠驅逐博科聖地。」主教說,他起初不想告訴任何人,但覺得聖神推動他這樣做。

邁杜古里教區在尼日利亞東北的博爾諾州。主教說,博科聖地肆虐之下的暴力事件已導致天主教人口由零九年的十二萬五千人降至五六萬人。

德姆主教最近同時傳播另一個基督的信息:寬恕。

據慈善組織「援助有需要教會」指出,德姆主教在復活節期間探訪堂區時說,是天主而不是我們去決定要不要復仇及懲罰行動。他對信眾說,最終,復仇和懲罰行動只會導致暴力和戰爭的惡性循環,而基督徒信仰的基本價值觀是愛我們的仇敵和迫害者。只有信眾原諒過去,並以極大的望德和信德展望未來,癒合才會開始。

確實有很多癒合必須要發生。據國際組織「人權觀察」指出,自零九年起,有六千多人因博科聖地主導的暴力而死亡。武裝分子在今年前三個月在尼日利亞就殺死了一千人。上個月,這個約有一萬五千人的武裝團體承諾效忠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並改名為「伊斯蘭國西非省」。

博科聖地在去年四月因綁架了近三百名女學生而為世人所知。雖然有五十六名學生僥倖逃脫,但仍有二百一十九人不知所蹤,至今已有一年。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博科聖地的暴力已導致八十萬兒童流離失所。

與此同時,喀麥隆的馬魯阿-莫科洛教區布魯諾.阿特巴(Bruno Ateba)主教發出緊急信息給「援助有需要教會」,表示博科聖地正在其國家蔓延,但世界各地的媒體卻沒有關注,只注視中東的形勢。

今年一月,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屠殺法國雜誌社員工。主教指出:「巴黎發生的襲擊是我們這裡每天都經歷的事,但世界各地卻沒有人談論它。」

主教說,單是本教區,自去年最後一季起,兩名資深教區員工、三名傳道員及逾三十名信徒被謀殺,更有許多人被綁架。

他指出,許多清真寺被焚毀,伊斯蘭教的阿誾被割喉,因為他們拒絕聽從博科聖地的指令。主教解釋,早於一三年,喀麥隆的本地伊斯蘭教團體已採取越來越清晰的立場,與博科聖地劃清介線。

阿特巴主教又說,博科聖地的連串襲擊使昂西德的情況尤其惡劣,全部人口已逃離該社區,當地的牧民活動陷於停頓,教堂被燒毀。據目擊者報告,有些人類頭骨躺在街上。

不過,他讚美信眾的勇敢,儘管危險,他們仍聚集祈禱,故他請求世界各國領導人:「今天,我們懇求你們的注意力,你們的禱告和你們的幫助。」

就在上周六(四月廿六日),逾百名博科聖地好戰份子突襲毗鄰尼日利亞的尼日爾乍得湖的一個軍事基地,軍方沒有透露實際數字,但據稱事件導致官兵「傷亡慘重」。而官方昨天(廿七日)揮軍反擊。

乍得湖的島嶼,位於濃密沼澤地帶,是突襲乍得、喀麥隆、尼日爾和尼日利亞等與該湖接壤國家的理想基地。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