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14

香港逾千教友在主教座堂慶祝兩教宗宣聖

【香港訊】教廷四月廿七日在聖伯多祿為已故若望廿三世和若望保祿二世教宗舉行宣聖儀式,香港教區與全球各地很多教會一樣,也於同日舉行宣聖謝恩彌撒。

彌撒在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舉行,由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主持,禮儀期間並有兩位教宗的同鄉分享。

在講道時,湯樞機先介紹教宗若望廿三世的生平,表示他以七十七歲高齡當選教宗,在位不足五年召開了影響深遠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梵二)。

他說,中國古人喜歡以山水描繪人物的性格,「愛山之人喜歡攀山,喜歡從高處觀看世界,所以這類人士擁有遠闊的視野,高瞻遠矚,能稱為智者。若望廿三世確實是一位這樣的智者,擁有超人的遠見和闊大的眼光,因此召開了梵二大公會議,所以我形容他是為一位貌山的智者」。

他又形容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有水的特質,是一位「貌水的仁者」。他解釋,若望保祿二世幼年家人相繼去世,廿一歲時孤單一人,但「飄零並沒有吹殘他,反而讓他變得仁厚」,並舉出若望保祿寬恕行刺他的土耳其槍手一事作例子。

湯樞機續說,若望保祿在五十八歲壯年當選教宗,曾到訪過一百一十五個國家,進行過一百七十次的訪問。晚年得了帕金森氏症,但仍舊努力工作,克盡教宗本份。

他又指出兩位教宗對中國教會濃情厚意:當兩人分別被問及對中國教會的看法時,若望廿三世表示在中國只有一個天主教會,而若望保祿二世則表示,他時時記掛著每位中國教友,而且每天為他們祈禱,切望自己親自探訪中國。「兩位教宗的義德都教導我們關愛中國和中國教會」。

當在《諸聖禱文》頌唱到請兩位教宗代禱時,教區安排了曾參加普世青年節的四位教友向新聖人奉獻蠟燭,並請在場人士一起鼓掌,以感謝天主賜與兩位教宗給教會。

禮儀中,來自聖若望廿三世家鄉的歐陽輝(Bonalumi Luigi)神父,及波蘭駐港總領事米勒魯亞當卓(Miroslaw Adamczyk)作簡短分享。

宗座外方傳教會歐陽輝神父憶述,有一年小學放暑假前,老師帶他們到教堂,當時所有村民都在聚集祈禱,因為在他們村莊出生的教宗若望廿三世安息主懷。「這事令我有一個很深刻印象,於是幾日後我作文的題目是『我要做教宗』。」神父相信這是自己聖召的種子。

他又指出,在村裡常有機會遇見教宗的親友,他們會分享若望廿三世的故事,因為「龍卡利(Angelo Roncalli)樞機還未當教宗前每個暑假都會回鄉探親,亦會幫本堂神父開彌撒、聽告解、放堅振等等,與村民保持很密切的關係」。

歐陽神父說,在教會的角度會記得若望廿三世曾召開梵二,但對鄉里來說,「我們會記得他是以務農為榮」。他解釋,龍卡利樞機在日記寫下:「在我成長的日子,我有機會讀好多書,去過好多地方,接觸好多國家和教會的領導者,藉著這些機會我學到很多,但為窮人和教友,最基本的道理來自我的家庭。」

波蘭駐港總領事米勒魯亞當卓說:「波蘭國民認為,將永遠認為若望保祿二世是我們二千年歷史中其中一位最偉大的人物。我們精神上的父親幫助我們波蘭故鄉,以至整個歐洲結束共產黨統治。」

他回憶若望保祿當選教宗後於一九七九年首次回國的幾個月後,「我大概十八歲,我在那裡,仍然清楚記得……他在講道結束前引用聖詠說:『讓你的聖神降下並更新土地。』他停下來並再次重覆。然後,所有人已很激動,但那還未完。若望保祿二世深呼吸,很用力地說:『這塊土地』。」

他說:「那一定是另一個奇蹟,因為自那刻開始,以前大家都沒想過的,波蘭已不再是同樣的國家了。我們得享自由和獨立。」

油麻地聖保祿堂區教友關雄熹對天亞社說,他很欣賞這兩位教宗,「若望廿三世除開始了梵二,他和若望保祿二世都很愛護弱勢社群」,所以對他們獲封聖很開心,並「會學習他們的德行,好好服侍天主」。

聖本篤堂年輕教友朱孟博指出,兩位教宗對其信仰有深遠影響。她說,她正修讀教理課程學習到《禮儀憲章》,是梵二會議的成果,「這讓我感受到若望廿三世的大能」。

曾參加過普世青年節的她續說,而若望保祿二世以此憲章帶出很多新思維,創立了普世青年節,告訴青年們信仰是無分國界、地域、種族、文化,她會以他們作榜樣,多與青年接觸。

來源:天亞社.

0.0/5 rat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