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六月
2017

新宗教法規令主教感到“害怕”

新宗教法規令主教感到“害怕”

新宗教信仰管理法將於二O一八年一月一日正式生效。內容模棱兩可和自相矛盾,助長了“申請和許可機制”。干預宗教團體內部事務、嚴格控制宗教活動。 “政府對宗教的觀點不合時宜”、政府要求為國家建設努力。主教強調要“明確分清國家和專制的概念”

越南(亞洲新聞)—越南天主會主教們質疑二O一八年一月一日正式生效的越南新宗教信仰法的善意,指出“有新的和積極的方面。總之,仍然有許多內容令我們感到擔心和害怕”。儘管河內越共政府不斷進行詆毀教會的宣傳,但天主教會領導人重申教會將一如既往、不遺餘力地致力於國家利益。但要求獨立於專制政權。

六月一日,越南天主教會發表致越南人大常委會主任阮氏金銀以及四百九十八名人大代表的公開信,就新宗教法規最後草案提出了一些意見。此外,主教們還將相關聲明發給了全國二十六個教區,邀請全體信眾為國家的利益祈禱。

二O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越共人大批准了新法規,規范國內宗教活動,直接限制了天主教徒的生活。二O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開始起草新法規時,宗教事務局還將法規第四份文本交給宗教信仰團體集思廣益。以後幾個星期裡,天主教會和道教領導人措詞強烈地抨擊草案將宗教“囚禁”起來,“與二OO四年法規相比是倒退”。總之,人大決定繼續這項計劃。五個天主教修會團體嚴詞抨擊了新法規,指其“製造了繁瑣的程序、令人窒息的機制、一系列限制,以至於任何宗教活動都無法開展”。

六月一日的信中,越南主教團強調了新法規的積極方面,如承認監獄犯人和改革派的宗教權力(第6條)、外國人的宗教權利(8和47)、在越南宗教團體中學習的外國人(49)。條例還承認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的宗教機構是非商業實體(30)。

但是,政府乾預宗教組織在教育和醫療健康領域的活動令人擔憂。二O一六年八月十七日前起草的草案中,規定了教會機構創辦教育機構、醫療和診所設施、社會保護的機構和中心以及接待機構的權力。新的法規中對這一權力做出了新的定義,採用十分泛泛和模棱兩可的詞彙,邀請宗教機構“參與”教育、社會和醫療活動。主教們質疑,“我們怎樣‘參與’此類活動呢?我們究竟可以‘參與’到什麼程度?是否還保障成立社會機構或者基金會的權力”?牧人得出結論,“最新的法規與前一文本相比是倒退”。

主教們認為,模棱兩可和自相矛盾助長了“申請和許可機制”。政府可以藉此“批准或者不批准宗教組織”。這一機制將乾預宗教團體內部事務、嚴格監控宗教活動合法化了。 “這一法案展示出政府對宗教和宗教組織的認識還有很多不足之處。當局將宗教視為純粹的政治組織,有時,甚至是反對派力量。在愛德、健康和教育領域中的牧靈活動沒有得到正確的肯定;宗教活動遭到了抵制”。

就這一點,部分公教學生向亞洲新聞通訊社表示,“一些政府的學校和教育機構裡,有對天主教抱有嚴重偏見的教育幹部或者教授。他們錯誤地評判天主教在越南的歷史。同時,一些'半-專家'的教師們或者教授們傳授、散佈對天主教的曲解、向青年一代灌輸了歪曲的天主教會形象”。

越南主教團強調,“此類觀點和作為可能會使宗教喪失真正的宗教性、分裂宗教、在信徒和非信徒之間製造矛盾。這種態度是現行法律中禁止的(5)”。

越南主教們積極響應政府呼籲,努力為國家建設做貢獻。 “政府邀請宗教伴隨國家建設。對此,我們都非常贊同。但是,我們認為應該明確分清國家和專制的概念。世界歷史,特別是越南人民的歷史表明,政治專制總是會在時間的推移中發生變化的。在人們的心中,宗教帶來了崇高的精神價值觀。由此,宗教為促進國家傳統文化做出了貢獻,積極致力於建設一個公正、民主與文明的社會”。

最後,主教團向人大發出呼籲,“當我們有了正確的宗教觀點時,將是真正宗教自由的序言。我們希望人大能夠傾聽我們開誠佈公的評論。因為我們肩負著歷史責任、我們熱愛我們的國家。至於指導性文件和法律的落實,我們希望越南政府能夠走新的道路,創造條件,使宗教積極參與國家建設與發展。這是越南的前景、民主和幸福”。

 

 

 

 

 

 

 

0.0/5 rating (0 votes)